明星用了翻车的美颜滤镜,明星去掉美颜去掉滤镜

明星用了翻车的美颜滤镜,明星去掉美颜去掉滤镜

在颜值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上,滤镜已经成为一些人的半永久性装备。这种现在从照片到视频都不费吹灰之力的换脸技术,让不少又帅又漂亮的明星都“翻车”了。再现“网红脸”。过度磨皮后的“美”袁咏仪已经到了让张智霖认不出来的程度。佘诗曼面对厚重的滤镜,尴尬但礼貌地笑了笑,想立即逃离。王俊凯直言网红滤镜下的下巴看起来像“韩国半永久”。正值青春期的关晓彤和吴宣仪,也难逃为了美颜特效的迫害。这些“直播翻车场面”之后,网友们纷纷评论道,明星不需要多余的美颜滤镜,原图的状态就是最完美的!曾几何时,滤镜对于一些爱美人士来说是一种科技美容工具。如今,这些讽刺明星美女“翻车”的片段,只是对我们正在经历的审美意识的考验。数字时代,人们“被盯着”的需求愈演愈烈,但我们不再为昨天“完美”的V脸、大眼睛、无暇肌肤买单。滤镜就像一个小世界,体现了这个时代在数字化加持下所需要的多元审美和创造力。今天的滤镜技术拍拍我,问我想怎么拍?滤镜新美学,是不是像没有滤镜一样?当“历史上的这一天”来自手机、社交网络相册时,前置滤镜时代的后置摄像头照片或者一键美化阿宝彩色糖水,或多或少会唤醒你的“黑历史”药片。最初,滤镜和照片编辑技术并不成熟,但追求美的本能一直铭刻在我们的DNA中。作为滤镜的前身,自拍神器是一款可以调节肤色和艺术效果的卡片相机,并且具有定时自拍功能。在手机像素还不够高、美妆App还没有普及的时代,它已经成为一代“理财产品”。如今,手机越来越高清,滤镜产品已经成为安装必备的照片编辑软件,这意味着爱美人士对即时摄影和自我表达有了新的需求。经历过“非主流”时代的90后、00后,也见证了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如今他们逐渐掌握了话语权,他们的自我投射在社交媒体上被无限放大。新一代年轻人在海量信息的社交网络中见识了很多,他们知道如何辨别什么是好的、适合自己的。以前美颜相机APP最流行的功能是“大眼睛”、“瘦脸”、“平滑皮肤”等,但现在原生模式很流行。与畸变修饰相比,不露痕迹的自然美感要好得多。原本的滤镜与“假脸姐妹”的审美病态划清了界限,这隐含着审美多元化趋势下一系列值得自省的问题:长得完美还是我们需要的社会密码吗?没有了千篇一律的美颜滤镜的加持,容貌的自由还无处安放吗?不少年轻人决定走出楚门的世界,转而参加“关滤镜挑战”、“原创相机造神”等活动。大眼睛的滤镜凸显了皮肤本身的质感和个人五官的特点,非常生动漂亮。就像潮流和审美总有来回一样,素颜的轻松感、真实的质感、风格化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新时尚,那么下一个时代的风向标又会是什么呢?滤镜2.0时代,欢迎来到美丽新世界自1988年诺尔兄弟发明Photoshop以来,“Photoshop”已成为人们快速变美的有效手段。从早期人们在电脑上使用简单的滤镜和修图方法给照片添加质感和艺术效果,到自拍社交网络的发源地Instagram推出层出不穷的滤镜选项,以及那些偏色等特殊成像效果,失焦和曝光过度到现在都没有改变。依然以“Ins风格”收获忠实用户。

随着技术的迭代,照片编辑器的功能变得更加精准和智能。近年来流行的人像修图软件Facetune、Snapchat 里有很多有趣的滤镜,VSCO、笑脸滤镜、漫画滤镜,满足各种精准调色需求……其更新速度快,有趣又个性化,为Z世代自由创作。在滤镜浪潮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也是敢于疯狂想象、不容易满足的一代人。当曾经的滤镜使用者成为创作者,他们会擦出什么新的火花?马明,一位具有多重身份的Z世代数字艺术家,也是流行AR滤镜的创造者。她从小就热衷于用PS创作、自拍以及尝试各种新奇滤镜。当现成的滤镜已经无法满足她的需求时,她开始制作自己的滤镜。她将滤镜的乐趣与数字艺术结合起来,创作出充满“互动”和“体验”的AR滤镜作品。她创作的滤镜作品从修饰五官到更具艺术想象,让用户放弃“完美”的细致雕琢,投入到愉悦至上的色彩世界,想象和乐趣的创意和乐趣被无限放大。自从三年前ins开放用户上传AR滤镜作品的权限以来,艺术家们就充当滤镜创作者,开发了一系列兼具科技性和艺术性的AR滤镜。借助当今更精确的算法,与真实环境交互的3D化妆、装饰和特效可以准确匹配用户的面部特征和动作。这款名为“Beauty3000”的AR 滤镜可在脸部贴上一层彩色图层,像面具一样贴合。您可以将脸部旋转360 度,体验丝滑滤镜在不同角度的神奇高光变化。虚拟世界中的“光泽”皮肤有了新的定义。当曾经非正统的用文字、装饰和色彩修饰照片的潮流重新回到公众视野时,你可以在网上体验前所未有的动态乐趣。动态化妆已经是AR滤镜非常基础的功能了。所有大胆有趣的创意和场景都用在脸上,一秒让你穿越到鬼怪的新世界。这些AR滤镜不断激发人们自由想象,在未来的虚拟社交空间中,你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形象?当滤镜不再局限于可以修饰面部特征、具有皮肤美化功能的工具时,它们可以转变为安迪沃霍尔预言的“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的艺术媒介。而乐于学习、乐于尝试的Z世代,当他们感到不满足时,他们会随时寻找自己的道路,塑造自己的全新形象。虚拟宇宙时代,滤镜会取代化妆吗?在强调“美丽主义”的滤镜进化道路上,美容行业是最先受到挑战的。如今,无论是想快速换素颜还是修改妆发细节,都可以通过各种移动应用快速实现。我们不禁思考,化妆作为一种有趣的传统工艺,会被滤镜技术取代吗?我们的三位与滤镜和创意工作相关的行业专家探索了这种可能性。元宇宙来了,滤镜会取代化妆吗?假设未来我们可以24小时佩戴AR眼镜,或者在虚拟宇宙中沉浸式社交,生活领域的每个人都可能实现“滤镜自由”,那么化妆和专业化妆师会被数字技术彻底取代吗?化妆师YooyoKeongMing:触摸现实世界和虚拟屏幕总是有不同的感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虚拟化妆技术和动态滤镜的成熟让我感觉化妆师的工作未来可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到时候,我们的工作可能会从给人化妆,变成给科技化妆,教人工智能理解美。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数字技术不仅不会取代传统化妆,未来还会为人们提供更便捷的参考和服务。如今,有些人开始通过手机软件来了解和学习美妆,甚至根据虚拟化妆效果为自己化妆。而人们逛街的时候,脸上可能已经化着精致的妆容。如果他们不想毁了自己的妆容,又想体验新的线下产品,那么线下虚拟试妆工具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并相应地推荐产品。该清单提前保存在手机购物车中。

数字艺术家马明:我认为滤镜无法取代传统化妆,但当滤镜创作成为艺术品时,可能会影响人们的化妆刷和对妆容美的感知。妆容美学vs 滤镜美学大数据时代,同款妆容滤镜和流行妆容谁先诞生?他们可能是密不可分的暧昧关系。数字艺术家马明:国外社交媒体上有一些妆容风格,比如美唇、高颧骨、雀斑妆等,是什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或使得这些风格流行起来?因为他们使用这些元素的滤镜,所以很多人认为它看起来很好很特别;在中国,当人们用滤镜来美白、瘦脸、嫩肤时,大家都觉得很美,自然而然,我化妆的时候也是这样化妆的……我觉得这种虚拟与现实的互动很有趣。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我们之所以不断精准推出用户喜爱的美妆滤镜,主要得益于化妆师的专业经验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有机结合。我们还定期与用户沟通,收集和分析需求,鼓励用户在美图创作平台的开放生态上创作素材效果,并邀请各大艺术院校的艺术家和学生参与创作,使效果更加多样化。化妆师YooyoKeongMing:近年来,人们在化妆时越来越注重轮廓。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与数字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的趋势。首先,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拍照上传到社交网络,然后希望自己在照片中看起来更加立体、时尚。欧美明星、网红的示威更是助长了这一趋势。例如,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 就流行了注重轮廓的滤镜,这种趋势也影响了人们日常化妆的方式。但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用力过大,就显得有些夸张了。我建议大家在日常修容中只能做一点点的线条修饰。如果用力过猛,就会失去塑形的初衷。那么,我们是否需要告别十级美颜滤镜呢?也许翻看过去的照片,我们还在为过时的滤镜照片和假白妆皱眉。与此同时,日新月异的妆容和滤镜潮流也在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体验。放下审美偏见,感受每一个自信、满足的快乐时刻。未来科技将如何赋予美更多的乐趣和能量?这些答案,等待未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服装搭配_服装搭配的技巧_衣服的穿配法_服装搭配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zdapei.com/13581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